刊物      


◆作者:采櫻 

◆封面:囧紋 

◆語言:繁體中文 

◆字數:48,777 

◆書價:NT 200

 ◆規格:A5,彩封 

◆首販:青黃only 

◆插花/PAN子(圖) 繁井空(文)


【關於故事】
時間舞台在古代,描述兩人再次相遇所經歷的故事,有甜、有苦。
有青樓、長髮女裝黃瀨、帥氣武將青峰、奇蹟世代人物出現。
(赤司、綠間、紫原、黑子、桃井等人物)

 

◆試閱請往下↓




正直炎夏時節,四周蟬鳴聲響不斷,熱鬧的街上無處不是熱切叫賣討生活的景象,唯有一處……比一般還要晚開業,月隱樓——是它的名字,在這裡居住的人都知道,這除了是男人們尋找樂子的地方,同時也是有著花魁讓人看戲的閒暇之地,不同於一般店家,是灰色地帶般的存在,知道的人們會笑著說沒什麼,不知道的人會說這是骯髒及污穢集結處,而實際上又是如何呢?

 

一雙美麗的琥珀色貓眼從窗外探去,被薄紗遮住的其他五官格外引人好奇,身穿淡黃典雅的素袍的他,有著一頭及腰的漂亮金色長髮,手抵著下巴將被風吹亂的些許髮絲弄至耳後,左耳的藍色寶石隨著反射稍稍一閃又即消去,僅一個動作就讓躲在門後的一些少女銷魂。

 

「天!琥珀姊姊連撥個頭髮都好優雅,身為女生的我看了都覺得好美!男人們看了怎麼受得了!?」

 

「傻了你!琥珀姊姊可是我們月隱樓琴棋書畫的第一花魁,你怎麼跟人家比?」

 

「可是真可惜……要是琥珀姊姊的喉嚨沒受傷不能說話,除了舞蹈外,唱歌一定很好聽的……」

 

三個女孩不時的朝隙縫裡偷看感歎,渾然不知自己背後已經有人站了許久。

 

「你們唧唧喳喳的是嫌一早的準備工作還不夠嗎?」指節不斷的發出恐怖聲響、眼睛目露凶光,讓眼前的三個女孩嚇得一身冷汗。

 

「桃井妹妹!!!我們是來看琥珀姊姊有沒有需要才來的!」

 

「是阿是阿,我們絕對不是偷懶阿!」

 

「我們這就去整理!這就去!」

 

最後三人都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離現場。

 

桃井嘆了口氣,把紮成馬尾的桃色髮尾甩了甩,才手輕敲門,不待對方回應就自行進去。

 

「真是……小黃你剛是故意的吧?請克制自己!」嘟著嘴桃井有些不悅,有時間讓自己人神魂顛倒擾亂一早的行程,也真是夠添亂的了。

 

看到眼前的人賭氣的模樣, 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,拿起一旁的紙筆緩緩的書寫著,就拿給眼前的人。

 

『抱歉,因為我太無聊了。』紙上的字,清秀可人,僅短短一句話,就讓桃井額冒青筋。

 

「小黃!!!你知道今天晚上的晚宴有多重要嗎!?要不是有皇室的人會出席我也不會一大早忙著準備啊!!這是母親不在第一次的重大客人耶!而且一定要身為花魁的你出場來助興!我怎麼能容許你失敗!?你知道這樣的壓力有多大嗎!」像是緊繃的弦斷裂般,桃井接連不斷的從嘴裡吐出苦水,眼看說著說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,一個觸感在她的頭上,冷靜下來,才看清是對方的手。

 

眼前的人眼角上揚,讓平時就嫵媚的眼眸又增加了些許風采,就算不說……她還是感覺的到……眼前這個人是在關心,剛剛只是單純的幫她舒緩情緒罷了。

 

「小黃真是……偷看這事,雖然自己人不在意,但要是別人你說該怎麼辦?要是被發現你的秘密,一切就全毀了……不是嗎?所以你才都不說話,只用筆談的阿……」桃井的眼充滿擔憂,她從八歲就看著眼前的人直到現在……已經十年過去了……

 

不但比她高,也比她有力氣,雖然骨架纖細……但已經是個完整的男人了……可他……從來就不讓人知道他背負的東西有多沈重……

 

『小桃什麼時候才會跟著大家一起叫我琥珀呢?』

 

不知從哪來的一張紙,就出現在桃井面前,讓她看了將紙奪下緩緩說道。

 

「我不會叫的,就算成為花魁必須捨棄真名,我還是會一直這樣叫你的,我絕對不會讓你遺忘你的名字……黃瀨君……」

 

『小桃真是意外的固執呢。』面對這麼認真的表情他被打敗了,果然還是沒辦法阿……這樣……

 

「遺傳嘛好啦!不跟你聊了,再聊下去今晚的準備就來不及了,小黃你也趕快準備想想今晚的表演吧!我也要去換下這身工作服了。」得到勝利的滋味,桃井笑了笑就連帶門一起關上離開,房間瞬間變得寂靜,讓原本有些光彩的琥珀眼眸又暗淡了下來……

 

就算十年的時間過去,當年的情景還是記憶猶新……那雙帶有恨意、決心的眼神,從來就沒從他心裡遺忘過……那個人……現在還過的好嗎?

 

將稍些繡有花邊的俏麗衣裳換上,鵝黃色的色調襯托了更閃耀動人的金髮,面對鏡子裡映照的自己,拾起一旁的梳子及髮簪開始著裝,不用特別像一般女孩施加胭脂粉末,自然就擁有一雙美豔動人的靈眼,遮住其餘五官的薄紗則換上了不透光參有些許寶石墜鍊的種類,只為了……不讓任何人看出他是誰,唯一未變的……就是左耳上不易讓人見到的青色耳環。

 

晚宴的會場被鋪設的十分得體,不是俗氣的大紅,而是溫暖的色調,陳設的如此雅致,連他都對桃井的能力讚嘆不如。

 

看著陸續進來的人們,黃瀨在閣樓上撐著頭發愣,眼前都是官員及士兵,似乎只是來放鬆享樂的,想到這讓他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,自從知道今天會有王室的人出席,整天心就一直忐忑不安沒辦法靜下來,看樣子是他自己在窮緊張,想到這……黃瀨隨即轉身而沒注意到,那抹突出的青色剛好從大門前閃過。

 

「小黃,來一下。」化著淡妝桃井小聲的將人拉到一旁,神情似乎有些不對。

 

「今天都是武官,似乎一般的戲劇沒辦法提起他們的興趣……有什麼好方法嗎?」月隱樓是以溫柔婉約的女子為賣點,進而在這作城市立足,然而今日的客人卻提出能提起他們興趣的表演……這下可真頭大了……

 

看到桃井的神情,黃瀨眨了眨眼稍稍思考了一下,最後淺淺一笑拍了拍桃井的肩就轉身離去,留下還沒反應過來的桃井獨自站在原地。

 

而當彈奏的樂隊響起……黃瀨隨著音樂起舞,優雅的姿態如仙女下凡,裙襬因舞動時露出的雙腿,像是逗弄,又像是勾引,時而彎下腰眼神不自覺露出嬌媚,纖細的手從臉一路從胸滑落至腰……最後停在臀部的位置,把在場的人惹的興致勃勃,直到黃瀨從舞台一躍而下,抽出一位觀眾的劍,眾人才有了騷動。

 

「大膽!竟敢在群起武官面前造反!」被搶了劍的士兵大聲咆哮,女孩們紛紛尖叫聲四起,立即讓原本熱絡的氣氛降到冰點,訓練有素的軍人都因為這句話紛紛拔起劍就戰鬥位置,這讓站在一旁的桃井顧不得自身就跳出來擋在黃瀨的面前,任何人都不可以對月隱樓的人出手,這是她的宗旨。

 

現場沒有人敢出聲,直到一個慵懶的聲音伴隨腳步聲環繞在整座屋內。

「喂~表演不繼續嗎?」 和緊繃的氣氛形成強烈的對比,那聲音宛如王者般有力,讓人不想注意都難,當這人站在舞台的燈光下,僅只有一瞬間,黃瀨的眼閃過驚訝,隨即又別開目光看著地板。

 

「青峰將軍!這賤人表演不表演搶屬下的劍阿!分明是想叛變!」被搶的士兵指著眼前的人大罵,誰知自己的手卻狠狠被拍了下去。

 

「這位大人請您放尊重點。」出手的不是別人,正是擋在黃瀨面前的桃井,原本害怕的目光不在,擁有的是氣憤及不滿。

 

沒想過自己會被這般對待,士兵當場反應不過來,反倒是站在一旁的青峰笑的樂不可支。

 

「真有意思,你是這裡的主人?」將呆愣的士兵往旁一甩,清楓走進仔細端詳眼前的

兩個貨色,如果說剛剛表演的是妖媚,那麼現在站在他眼前的就是可愛了,今日的桃井是

一襲翠綠色煙衫配上散花水霧的綠色百褶裙,和一般打扮要上台的藝妓不同,但卻也不遜

色。

 

「大人問的話真好笑,如果不是主人,怎會跳出來阻擋無理的士兵呢?」竟然罵她的家人賤人,這口氣她可嚥不下去。

 

面對眼前人高馬大的將軍,桃井絲毫不畏懼,這位將軍的事蹟可是傳遍整座城市的大街小巷,聽說他一個人就曾領著不到三十人的小隊擊滅了外來的入侵者,所以今日才會選在這辦慶功宴,就現在來說,壓迫感十足。

 

「用這種小兵的劍表演沒什麼看頭,倒不如……」手一揚,隨即有東西從一旁的人群中飛出「用我的“雷霆”試試?」那笑,有著輕藐。

 

「將軍真狠,那劍可比我們這些人重多了!」

 

「看看將軍那劍上雕刻的細紋!多帥阿!」

 

此起彼落的聲音不斷傳出,桃井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,剛剛衝動下身體和嘴巴就自己行動了,這下……沒有後路了……

 

「怎麼?不是要表演嗎?難道說……沒膽了?」笑容越來越猖狂,青峰舉著劍居高臨下的看著,然而在眾目睽睽之下那抹金色的身影繞到了青峰面前,蹲下身低著頭將手舉高,原本還在吵鬧的士兵平息了,就連桃井也都愣住。

 

「喔?你要試試看嗎?」望著眼前遮著面紗留著長髮的人,原本的嘲諷不在,更多的是激賞。

 

「大人很抱歉,琥珀姊姊因為傷了喉嚨,不講話的。」在一旁看不下去的姊妹跳出來為眼前的人說話,誰知卻造成了反效果。

 

「琥珀?把臉抬起來給我看看。」 聽令的人將臉一抬, 得到的是青峰肆無忌憚的審視,青峰他早就聽聞這地方有個絕色,不常出現在眾人面前、才藝雙全、相貌出眾,只是從來沒有人能一睹如山真面目。現今……他見到了……

 

微微一笑,將手上的劍交托於人,青峰隨即在舞台的最前坐了下去。

 

「將軍!您這樣把寶劍……」那寶劍可是王上賜的阿!!!

 

「怎麼?你認為對方拿著劍就可以殺了我嗎?」

 

「那倒不是……」將軍阿……您用眼神就可以殺了咱們阿……

 

「那就給我安靜看戲!」他可是很期待這人能搞出什麼花樣,能像剛才下定決心的人不多呢,再說……那眸子……跟一個人很像……

 

「小黃,對不起……都是我太衝動了……」桃井用幫忙整裝為由,小聲的道歉著,但對方只是溫柔的笑了笑便拿著借來的劍身抽出上了舞台。

 

樂曲再開,但這次的比起原先要來的更加滂沱有力,有時柔有時剛,黃瀨利用劍的重量讓人感覺有力,單手執起將它的強勁推出,又隨即一轉變化成需要雙手支撐的柔弱感,旋轉、跳躍……每個地方都不馬乎,讓人看了十分陶醉,直當伴奏結束,現場才爆出熱烈的掌聲喝彩。

 

「真是太厲害了,不虧是這兒的第一花魁。」

 

「沒想到能看到這樣的劍舞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」

 

「你說,你叫琥珀是吧?」親自到舞台前將劍取回,青峰的眼直盯著那對貓眼瞧,見人點頭,嘴邊的笑意有增無減。

 

「我記著你了。」手一揚,示意全員離開,走前還不忘將大袋的錢財放在桌上,直到確定客人都離開,黃瀨這才大大的將一口氣呼出。

 

當身旁的姊妹在為錢財高興,只有黃瀨一個人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間,然而誰知踏進房間關上門的瞬間,自己的腳卻沒力氣般的整個人跌坐在地……他……在發抖……

 

要說看到人的當下他不緊張是騙人的,尤其當那人的眼睛直盯盯的看在自己身上,最後要他抬頭整張臉面對的時候……就算有東西遮掩,當下就像全身都有著刺般,就像整個人……被看透了……熟悉的黝黑色肌膚、以及那頭青色的短髮、無視別人的口語……唯一不同的……是在記憶中的長相變成熟了……一切既熟悉又陌生……

 

摀住胸口,黃瀨大力的呼著氣,今天的他應該沒有露出甚麼跡象才對……應該沒有……邊想眼角卻溢出了淚水……明明應該不再介意的……已經十年了……明明應該遺忘的……可是為什麼當人一出現在面前,全部又再次的攤開了呢……

 

雙手包裹著自身,黃瀨將頭縮在膝內,雙肩顫抖雖留著淚,但卻是無聲的哭泣。

 


餘量販售於 CWT32 D2


有需要連絡可私噗詢問 http://www.plurk.com/cat55668151
或是 cat55668151@yahoo.com.tw


創作者介紹

剪不斷 理還亂

采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繁井 空
  • 安安要不要在這裡放我本子的資訊頁阿?
  • 沒問題唷~

    采櫻 於 2012/12/06 06:5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